菲佣故事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昌平路380号院新龙城小区33号楼12单元101底商
联系电话:15911047630
邮箱:2355816612@qq.com
点击查看全国菲佣保姆门店地址

真实经历告诉你菲佣有什么不一样-LEA的故事

  LEA快步走到门口,微微地躬身,训练有素地摆出送客的姿态,用纯正的英语向我们道别。棕色笑脸,齐耳短发,粉红套裙,LEA的样子,如此深刻地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她始终是礼貌的,温和的,谦恭的。
  这个来自菲律宾的女子――是700多万活跃在全球各地的菲佣大军中的一员。她以其专业的职业水准与前沿的服务理念让我们了解了一个真实的菲佣世界。
  
  不一样的“保姆”
  
  天色刚刚发白,LEA就醒了。她看看手表,还不到5点钟。这是她从菲律宾来到南京。正式开始工作的第一天。
  准备起床了。
  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叠好被子,拿上自己的东西,上洗手间洗脸刷牙。然后准备早餐,吃早餐,开始一天的工作。
  一切都在静悄悄中进行。
  LEA的雇主叫章娟。对于家政行业来说,菲律宾高级家政人才,素有“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之美誉。这次专程请来LEA,是为了对自己公司的培训人员和家政服务人员、特别是年轻的工作人员进行为期半年的培训。
  为了了解菲佣与中国保姆的区别,从8月13日至8月20日,章娟试用了LEA。几天下来,章娟立刻感受到了LEA专业的素养。
  LEA来了,家里一尘不染、窗明几净,衣物叠放有序,甚至家里每个成员早上换的袜子都是经过细心熨烫的。LEA在厨房工作时,一边炒菜,一边用洁净的抹布擦拭油锅里溅到桌台、墙壁和油烟机上的油渍、同时可以听到她轻快地哼着歌……
  “我们很好奇的是,她的私人物品到哪去了?”洗手间里,章娟看不到LEA的毛巾、牙膏、牙刷,更没有护肤品之类的东西。她来了,却不留下任何痕迹。
  LEA却不以为然,在她看来,自己早晨5:30就起床,洗漱完毕后必须将物品收回自己的房间,因为这是雇主的家,除了自己的房间,其他空间都属于雇主,如果被雇主看到自己的私人物品,就说明自己还不合格。
  章娟和先生每天7时30分起床,此时家里已经非常整洁,饭桌上放上了早餐:两杯温开水、两杯牛奶、4片面包。这时的LEA已经在阳台上修剪盆景了。当章娟叫LEA来一起吃饭时。LEA却摇摇手表示自己已经吃过了。
  这一点让章娟颇不习惯。特别是中晚餐时,LEA把饭菜端上餐桌,自己不吃,而是站在一边为大家服务,帮助所有的人盛汤、盛饭,侍候孩子吃饭。一如港台电视剧中的“菲佣形象”。
  LEA说,她不会跟雇主共同用餐的,这也是她的职业道德之一。
  当章娟和先生准备出门时。LEA会站在门口――这是她每天“出门帮助”时间,大概15分钟左右。章娟穿鞋时,LEA就会伸出手说“我来帮你拿包”,章娟夫妇准备好后,LEA还会在一旁提醒,有没有东西忘记了。
  LEA良好的职业道德让章娟很是感怀,比如去买菜时,LEA从来不用塑料袋,她每天买菜会拎几个布包,因为塑料袋不环保。
  如果今天烧了鱼,那么桌子上肯定会预先放好报纸,用来包鱼刺的,避免鱼刺将垃圾袋弄破,让一些液体的垃圾流出来。
  家里烧了仔排,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大快朵颐,咀嚼有声,但轮到LEA吃的时候,她却不会发出一丁点声响。
  
  37岁了,依然未婚
  
  LEA今年37岁,未婚,有14年的菲佣工作经历。她为华人家庭服务过,也会讲汉语,但不是很灵光。
  LEA属于“半路出家”。菲律宾的水产养殖业发达,所以她在大学学的是渔业养殖技术,和家政服务没关系,也没想过自己将来会从事家政服务。
  菲律宾的家政教育十分普及,几乎所有的中学和大学都开设有家政课。大学毕业后,LEA在一所学校当家政培训老师,开始和家政服务结缘。
  由于菲律宾就业形势严峻,大约有近40%的人长期生活在贫困线下,工资收入普遍较低,LEA的月薪是3000比索(近500元人民币)。
  菲佣大都是中专以上学历,其中不乏教育、心理学、财会专业毕业的大学生。
  部分菲佣还持有护士、医师或教师的执照,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他们的收入是LEA的10倍多,所以在LEA及当地人的心目中。菲佣的工作相当于白领阶层。
  LEA家里一共九口人,兄弟姐妹众多。生活并不宽裕。为了多挣点钱,LEA辞掉了老师的工作,到台湾做菲佣,每个月拿2万台币的工资。
  在一对台湾夫妇的家里,LEA一呆就是9年。
  除了日常的一日三餐、打扫卫生以及各类生活琐事,LEA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带孩子。她刚刚进入这个家庭的时候,雇主的大孩子才出生几个月。
  23岁的LEA开始承担起一个做母亲的责任。足足有三年的时间,LEA没有过一天的休息时间。
  宝宝小的时候,经常夜哭。凌晨2点,放射性的啼叫穿透三间屋子,把LEA和孩子的父母从睡梦中惊醒。
  LEA在黑暗中睁眼定了2秒,两步滑到婴儿床边,轻柔地摇荡起床栏,接着唱起温柔的菲律宾民歌,3分钟过去了。哭声依旧,LEA用宝宝平日里最享受的姿势环抱着他,亲吻着他,5分钟过去了,孩子仍啼哭不止。
  雇主敲门进来,好心地搂过孩子,“你去休息吧,我来哄他。”
  几经“易主”,孩子哭声依旧,只好“物”归原主。
  凌晨3点整,哭声逐渐停止,在工作了22个小时之后。LEA为孩子抹去泪水的手上也淌满了自己的泪水。
  直到孩子4岁的时候,LEA才有了一次回国探亲的机会,而这时她也离开家乡整整四年了。等到她再度回台时,雇主的第二个孩子又出生了。刚刚轻松一点的LEAX开始了她的“苦差”。
  两个孩子慢慢长大了,他们和LEA感情深厚,LEA从小教他们讲英文、做游戏、写作业。孩子们称呼她“丫丫”。
  如果孩子犯错,LEA也会教育,父母并不干涉,因为他们信任她。
  
  菲佣的代价
  
  “家政工作是一份高档的工作,我们身为家政人员,不得穿性感或暴露的衣服;一些客户习惯用‘笨蛋’来称呼我们,对此我们要理解……”在章娟的公司,LEA给家政人员们讲课。
  参加培训的工作人员及家政人员们都瞪大了眼睛――在她们看来。做保姆意味着最下等的工作,是没有工作后的无奈选择。而LEA的理念,实在令她们匪夷所思。
  章娟深有感触地说。菲佣有一个很突出的特点,就是认命。她们很明白自己的社会地位,很清楚自己的工作性质,主仆关系比我们自己还理得明白。面对与主人生活上的差异,从不会产生心理上的不平衡。他们办事小心谨慎,言听计从,从不越雷池半步。一般都有很强的责任心。自尊心强,不愿意和主人正面冲突。如果你对她们的做法不满意,尽管当面批评。她们会稍作解释,或一声不吭,最后会说一句:对不起。如果雇主强词夺理。或长期待遇不公,她们会主动提出辞职,冒着失业危险去另找人家。
  在菲律宾,LEA和她的同伴们在出国前都要经过精心挑选和严格培训。
  那些专门针对中国家庭安排的菲佣培训计划十分专业。他们将中式生活的每个细节编入教材,广东菜怎么烧?怎么给婴儿换尿布?怎样给小猫大狗洗澡……细心一看,其中不少内容甚至不只是职业技能训练,比如:让她们知道,沙发要擦但切勿坐,音响、电视要会清理但不需学会开关,因为这些都不是你用的。
  菲律宾向海外输送“专业家政服务人员”时。都要经过3个月的培训,代价是她们必须先预付7个月的工资给劳务代理商。为了凑够这笔钱,有的人要卖牛卖家产,如果7个月内被辞退,不仅血本无归,而且还要自己支付来回的机票钱。
  改变贫困的强烈愿望以及害怕“失业”的心理,是菲佣认命、任劳任怨的根本原因。
  根据最新统计,菲律宾目前有700多万人在国外从事家政工作,占全国人口的10%左右。这些人分布在全球140多个国家。每年寄往国内的外汇有80多亿美元,占菲律宾外汇总收入的24%。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2005年菲佣收入已达100亿美元。“每一个菲律宾劳工都在养活着5名家乡的亲人”,当年执政的拉莫斯说:“她们是新国家的英雄”。每年圣诞节,外劳集中归国探亲时,政府就会在首都国际机场为他们铺红地毯,总统亲自接见。
  作为“新国家英雄”,常年寄人篱下、独身在外的菲佣也在忍受着常人所不能忍受的辛酸。
  菲律宾妇女常年在海外工作,不仅使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缺乏母爱,而且家庭离婚率剧增,许多的丈夫和孩子大把大把花着她们从海外寄回的血汗钱。
  曾有参议员建议通过法律限制女佣出国。但在冷酷的现实面前,并没有获得广泛支持。
  菲佣远离家园造成的高额社会成本的流失,与“新国家英雄”称号的现实冲突,以及不衰反盛的菲佣文化,形成了一个独特的国际现象。
  菲律宾政策规定,菲佣的出国年限为18岁~45岁。今年37岁的LEA希望再挣几年钱,然后回国养老。